您的位置:首页>企业 >
  • 面对这场不知还将持续多久的“海运战役” 出口企业积极谋求出路

    2021-08-31 17:06:42 来源: 国际商报

海运价格“高烧”不退

出口企业如何挺过这一波?

《65年来最大危机?300多艘货轮陷入“大堵船”会影响你的快递吗?》,翻看上海贝士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长河的微信朋友圈,他的最新状态就是转发的这则消息。

新冠肺炎疫情反弹影响,多地港口拥堵再次加剧,全球350多艘货轮正排队等待卸货。有媒体称,当前反复的疫情或许会让全球海运系统面临65年来最大危机

8月13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涨1.8%,报3566点,为2010年中期以来最高水。8月29日,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中国、东南亚至北美海岸的运价每箱超过2万美元,上海和盐田运往洛杉矶的报价已有2.5万美元。

“对企业的影响非常大”“日子真的很难”……随着海运价格节节攀升,出口企业压力剧增。面对这场不知还将持续多久的“海运战役”,出口企业不能坐以待毙,开始积极谋求出路。

无船无柜成本涨

“海运价格上涨对出口企业的影响非常大,今年1-7月订单量减少了60%。春节时客户觉得运费太高,想等等再下单,没想到越等越高,现在货物发往美国的运费已经涨到了每柜1.7万美元,发往欧洲的运费涨到了每柜1.5万美元,发往中东的运费也涨到每柜7000~8000美元。要知道,去年发往美国的运费每柜才3000~ 4000美元,中东的运费每柜1000美元,这个涨幅是谁都没想到的!”电话中,记者深切地感受到广东麦斯卡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体育船务主管邝洁文的焦灼和无奈。

邝洁文向国际商报记者透露,出口企业不仅要应对海运价格节节攀升带来的压力,还要面对“大堵船”导致的还柜时间延迟问题。运输阻滞推动产业链成本不断上涨,一部分涨幅被分摊到终端上来,产品价格上涨30%左右。

贝士电气也认为海运价格攀升对出口企业及客户的影响很大。“对欧洲客户而言,海运价格攀升带来的货物成本上涨分摊到产品上来,使其单价上涨了5%~6%,对美洲客户而言,产品的单价涨幅更是达到了10%。”董长河说,大客户尚能消化产品单价的上涨,但中小客户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让部分出口企业最头疼的还不是持续攀升的海运价格,而是即使他们愿意出高价也订不到舱位和货柜。

汇鸿集团运营管理部总经理吴福强对国际商报记者直言,海运价格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高烧”不退。今年一季度新约价格从3300美元/柜涨至5500美元/柜,但提供舱保的柜子有限。

吴福强称,4月、5月订舱提柜紧张,集团合作的船公司又取消了集团原先的A2客户评级。后与马士基多轮沟通协商,在接受了国内拖车、目的港清关、端到端产品增值服务后,集团客户评级才得以恢复,获得了比市场价相对较低的运费水,但即便如此,增值服务的费用仍比以往增加了不少,总体物流成本还是在增加。

邝洁文亦表示,公司预备发往丹麦的货等了一个月仍然无船无柜。预计公司今年全年将亏损20%~30%。“虽然目前尚在承受范围内,但业内普遍预计,海运价格飙升、港口堵船的情况至少要持续到明年春节后。”

政企出招同应对

困境之下,考验的是政府和出口企业的“应对力”。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8月26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务部已会同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单位,在增加集装箱供应、提升海运运力、加强国际合作等方面积极采取措施。地方也加大了对中小企业的航运服务保障,帮助企业降本减损。商务部将继续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进一步研究有针对的举措,做好稳外贸畅通国际物流工作,加强与各贸易伙伴的合作,携手应对挑战。

出口企业也积极应对。董长河表示,为顺应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公司加大研发设计投入,不断升级新能源相关产品。继一代墙壁式充电桩之后,公司又推出了二代立柱型可刷卡充电桩。“得益于我们的产品供应链运营优势,市场需求稳定,头部客户市场拓展有力,同时,经营上确保对重点客户在成本管控、品质保障、交期保障形成差异化的服务,今年1-7月,公司订单额不降反增,涨幅达到50%;8-12月份,乐观估计能与去年同期持。”

董长河透露,公司计划在今年推出充电桩系列化产品,不断满足客户市场多样化需求;同时管控生产周期,与客户提前做好沟通,尽早安排租船订舱抢位。

除加大研发提升产品竞争力外,还有不少出口企业通过开展跨境电商业务来化解海运压力。

吴福强表示,疫情发生后,集团拟订了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发展计划,以“供应链+自建海外仓+自主设计+自有品牌+专业团队/公司”模式对接国内外电商台,加快发展和向数字外贸转型。2020年,集团跨境电商出口1000万美元,同比增长约50%。同时,持续推进欧美海外仓业务。2020年9月,中鼎公司波兰海外仓在波兰波兹南市当地注册登记,形成辐射欧洲的仓储中转基地。

邝洁文亦表示,公司从去年开始拓展跨境电商业务。“我们积极与客户联动,目前已在欧美等地开展业务,虽然出口占比较小,但发展势头很好,是未来公司的重点发展方向之一。”

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最具代表的外贸新业态新模式,跨境电商帮助外贸企业在线上开拓国际市场,为外贸企业应对海运价格攀升发挥了积极作用,成为稳外贸的重要力量和外贸转型升级的新动能。

“海运价格攀升可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目前未看到拐点显现。”为此,洪勇建议企业从三个方面应对:一是拓展跨境电商物流方式。企业应综合发挥海运、空运、铁路、公路等多种跨境电商物流方式的优势,采用多式联运方式实现跨境电商物流融合发展。二是丰富海外仓服务功能。目前,各地跨境电商综试区企业已建立海外仓超1800个,服务覆盖全球。但大多数海外仓不能提供通关服务、供应链金融服务、售后服务、个化服务等功能。海外仓应助力提升外贸企业数字化水,拓展在线营销能力,建立柔供应链,协助企业推广品牌。三是提高电商物流信息化水。中国应向一些物流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国家输出跨境电商物流技术和标准,提高通关便利化水。(记者 白舒婕)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