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企业 >
  • 世界热门:博雷顿:新能源工程机械是一条行得通的道路

    2022-09-21 15:41:31 来源: 钟鼎资本

本文与您分享博雷顿在工程机械领域电动化与智能化方面的实践与探索。

博雷顿于2021年荣获工信部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称号。


【资料图】

钟鼎资本于2018年起参投博雷顿,持续关注新能源应用与创新,已陪伴博雷顿超1400天。

在全球气候危机、石油危机的大背景下,在绿色发展观和碳中和的时代使命面前,工程机械领域显然还有太多难题未被克服,保有量巨大、工作时间长,高能耗、高碳排放、高污染,是人类应对能源危机和气候危机的拦路虎之一。

近年来造车大潮一浪更比一浪高,但绝大多数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了乘用车领域,工程机械领域依然是一片“独立行情”。

这种局面在3年前被打破。

2019年,一家名叫”博雷顿“的公司在内蒙古交付了一批量产的纯电动装载机——不是小型改装机,而是主力的5吨重型产品。博雷顿的这一次交付,在原本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随后,诸多厂商立项纯电动装载机项目,并在2021-2022年陆续实现交付。

博雷顿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企业,其创始人陈方明有着十余年新能源产业链的投资经验,天使投资了聚和新材,盛弘股份300693,创业黑马300688,天盛股份等一批明星公司。

多年的投资经历让陈方明拥有了对产业链的透彻理解,在洞察到新能源工程机械的潜力之后,他却发现市场上没有非常理想的项目可投,于是便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于2016年创立了博雷顿科技有限公司,由此拉开了工程机械绿色转型的大幕。

引领行业新标准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工程机械的电动化渗透率已经超过了1%,根据继往经验,新事物从1%-10%的渗透速度会显著加快,行业将会步入真正的成长期。

工程机械电动化是一个新生的赛道,在全球范围内都没有成熟的经验可以参考,供应商也无法直接提供各种核心部件。哪怕是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的齿轮箱,也因为全新的工况而需要重新定制开发,才能满足重型纯电动设备的需求。而纯电动工程机械做为一个高度集成化的整体,由成百上千零件组成,也就更加具备挑战性。

作为行业的先行者,博雷顿攻克了许多基础性的行业难题,为整个工程机械行业的电动化、智能化转型提供了标杆性的解决方案指引。

首先,博雷顿制定了第一份电动装载机的企业标准,同时也成为了国家标准的起草单位。

就成品电池组的供应问题,博雷顿选择与宁德时代一起开发电池,为纯电动装载机定制设计了能够满足配重、安装空间、续航、能耗等多重限制因素的282kWh电池组方案。由于均衡的性能优势,这一标准被很多厂家采用,历经三年,依然是市场上的主力型号。

就矿卡长期面临油费成本高和排放量大的问题,博雷顿选择采取“两步走”战略。

第一步,开发标准车型,先解决重载下坡运输场景的需求——车辆空车上山、装满矿石后下山,利用重力势能反拖主电机发电,大幅降低能量消耗,满足车辆正常运营。第二步,博雷顿根据矿山用户重载上坡的实际需要,研发并发布了BRT105E增程式矿卡和700kWh的纯电动矿卡。为此,博雷顿与供应商合作研发了4枪快充技术,可以满足百吨重的车辆爬坡需要,这项技术已在很多地区投入实战。

博雷顿的“两步走”战略也深刻地影响了新能源矿卡行业,成为继标准车型之后很多企业效仿的对象。2022年下半年,市场上陆续开始出现700kWh的矿卡产品。矿卡的电动化风潮将推动中国矿山生产绿色化,产生可观的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

不局限于产品电动化,博雷顿也在积极探索智能化和无人化,包括线控底盘、智慧矿山、无人驾驶、风光储运绿色能源管理一体化方案等。

重塑技术新格局

新能源工程机械作为新生事物,从三电系统到车联网再到无人驾驶,每一项核心技术都是这个时代的前沿课题,只能通过不断创新来获取发展的力量。因此,研发能力对于一家新能源工程机械企业而言是重中之重的课题。

通常按照研究方法分类,研发主要分为正向研发和逆向研发两种方式,也就是一种是创造为主,一种是仿制为主。我国工程机械行业起步较晚,正向研发的积累严重不足。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特别顾问朱森第曾表示,“我国的机械工业就总量而言已居世界前列,但水平与实力却与世界前列的地位有很大的差距,可以说‘大而不强、肥而不壮’是我国目前机械工业发展的写照。”

博雷顿在创立之初,也曾在选择正向研发还是逆向研发上有过犹豫。逆向研发可以减少研发成本,提升研发速度,对于初创公司来讲“性价比”似乎更高一些。但就缺点而言,逆向研发就像是在旧有的框架上进行简单修补,无法完全兼容纯电动的特性,也就无法发挥出最佳性能。

考虑到博雷顿没有传统的燃油设备以及生产线的包袱,再者正向研发从长远来看更具备潜力,因此,尽管眼下正向研发需要消耗更多的资金与研发资源,博雷顿还是优先选择了正向研发路线。

在正向研发体系下,工程师如同在一张白纸上作画。硬件方面,可以直接根据电机、电池等零件的特性来进行针对性的设计和布局;软件控制层面,也能从零开始自主编写代码,实现所有零件的兼容适配,减少错误出现的概率,提升稳定性。

以纯电动装载机为例,在电池容量不可能无限增大的现实条件下,博雷顿工程师得以通过算法控制,锱铢必较地“榨取”电量的价值。博雷顿智能电动装载机可根据负载情况和驾驶员意图,精确控制系统流量,避免浪费。另外,博雷顿电动装载机行走系统可以根据负载情况,按需输出功率,避免轮胎过度空转,由此提高电能利用率,提升了设备的续航时间,也显著增加了用户体验。

定义组织新秩序

创新的最核心驱动力是人才,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也是人才的竞争。博雷顿创始人陈方明曾公开表明:“我从未将人才的薪资、奖金、股权激励等看作成本和负担。这是投资,是能为博雷顿带来高回报的投资。越多的同事实现财务自由,博雷顿的收获就会越大。“

当前陈方明麾下汇聚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美国新泽西理工学院、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等海内外高校的教授、学者、硕博人才,研发人员占比超40%。

优秀的人才还需要通过合适的架构组织调动起来。传统的公司模式,尤其是在整车行业,通常是按照研发-生产-销售-售后的时间先后顺序来分工服务客户,这对于以客户需求为中心的博雷顿来讲,已经不完全适用。

不再沿用来自产品思维为王的时代的成熟经验,博雷顿选择围绕公司的使命“为用户提供绿色运力服务“展开组织架构的搭建与配置。博雷顿采用了“交付不是销售的终点,而是服务的起点”理念,实行销售及服务高度一体化的创新模式,实施了厂家、服务站两级售后机制,构建全员服务的组织文化和体系。

博雷顿各部门按矩阵式组合,同时上阵服务客户。一旦遇到复杂问题,博雷顿总部的产品经理、技术工程师甚至首席科学家都会加入,为客户提供360度支持,多维满足用户的需求,提供可信赖的绿色运力服务。

博雷顿的人才理念与创新精神相辅相成,试图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创新做出有益的探索。创始人陈方明称,现在才刚刚开始,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向人们证明新能源工程机械是一条行得通的道路。(本文来自钟鼎资本)

关键词: 工程机械 机械工业 无人驾驶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