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要闻 >
  • 五年时间到,工程机械行业准时“下滑”,蛰伏期间应该瞄准哪些机会?

    2022-05-14 05:58:19 来源: 工程机械杂志社

在社会经济建设的过程中,重工业的发展带动了许多地方经济的衍生与增长,并且深受二级市场与经济市场看重,但是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重工业行业逐渐饱和,竟也有了下降趋势。

据数据显示,自2021年2月18日开始,重工业企业三一重工的股价便从47.33元跌倒16.50元,跌幅超过65%。三一重工股价跌幅波动过大,市场将这一现象定义为周期行业的弱周期,并且认为整个工程机械行业内均陷入了大幅下跌的泥潭,出现一定的问题。

工程机械进入弱周期

根据东方财富发布的股市行情来看,三一重工在3月28日市值为1455亿,较于2021年的最高点的4268亿元已经蒸发2813亿。虽然市值跌落,但是三一重工仍旧是工程机械行业中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并且梁稳根带领三一集团走到世界前端,对于市值动荡就辞退显然不合理,只不过工程机械行业进入弱周期已成定论。

为什么强弱周期理论能够成为工程机械行业走势的望风台呢?

首先,周期性行业是指行业的景气度与外部宏观经济环境高度正相关,并呈现周期性循环的行业。周期性行业的特点是产品价格、需求以及产能呈现周期性波动的,行业景气度高峰期来临时产品需求上升,价格大涨,为满足突然膨胀的需求,产能大幅度扩张,而在萧条期时则刚好相反。

国内大多数人认为工程机械具有周期性,其主要需求体现在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机及工程机械的更新,有人认为一般工程机械的使用年限是8-12年,距离国内上次挖掘机销量的变化从2004年开始,到2011年到最高峰,然后一路下滑,2015年跌到谷底,经历了一个近十年的周期。

2015年回升后到2020年已经走过了六年的上升期,定格在2021年工程机械似乎又到达行业高峰期的顶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开始到2020年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周期性持续高速发展,每年都以同比超过10%高速增长。2017年全行业营收5403亿元,2020年全行业营收7751亿元。2021年全行业营业收入突破8000亿元,同比增长3%左右。

但数据截至2021上半年为增长状态,2021年下半年已经又转为存量市场的趋势,所以很多人认为下个阶段就是工程机械的下跌阶段,也就是市场阐述的弱周期。

随着三一重工市值不断跌落,市场认为弱周期终究还是到来,因此行业的周期性太强的特点认为成为二级市场对这个行业赛道不看好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对26家挖掘机制造企业统计,2022年1-2月,共销售挖掘机40090台,同比下降16.3%;其中国内25330台,同比下降37.6%。出口14760台,同比增长101%。数据印证下,国内市场或许就是弱周期的支撑依据,但出口数据的增长或许可以成为新的转机。

市场用周期性为工程机械贴上标签,同时也成为了行业中不被二级市场看好的最大劣势,像三一、中联、徐工等工程机械企业也不得不在行业中跌宕起伏,况且在工程机械行业中,竞争尤为重要,同行之间比拼技术能力以及产品能力来突显实力从而在销量上占领上风,但实际而言,对于行业前五的品牌之间,已经有了自己稳固的渠道,更重要的或许还是要探究周期性问题是否能够缓和解决。

此次弱周期呈现什么特征?

上一轮挖掘机曾持续低迷5年之久(2011-2015年),这一次是否会有所不同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看行业背景。

过去我国经济增速虽然高,但集中于中低端产业,属于粗犷式发展。房地产在经济发展中权重也极大。这是挖掘机销量与房地产和基建投资高度相关的主要原因。但2016年以来挖掘机销量的变化,虽然仍与基建+地产投资密切相关,但已出现一定独立性。

究其原因,除了更新需求的爆发以外,在高层提出高质量发展的概念后,行业也出现了更多不同于以往的新特征。

01

智能化

近几年,伴随着人口红利消失,“机器代人”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趋势。这一方面将增加对工程机械的需求,另一方面设备的智能化也越发重要。前者带来了需求增量,后者则决定了增量的大小以及企业的竞争力。

工程机械行业对智能化已形成共识,并且认知比较彻底。除了设备自身对人力的替代,无人驾驶和智能化生产也已成为工程机械企业发展的方向。其中,近两年逐渐涌现的无人驾驶施工,在2021年有了更大进展。

2021年9月,《第一时间》栏目曾报道了徐工无人集群在宁沪高速苏州段进行养护作业,这是全球首例无人集群成功应用高速路面养护施工。10月和11月,三一也分别在湖南和山东实现了无人摊压机群的智能施工作业。柳工无人驾驶振动碾压设备也曾于8月在甘肃施工亮相。同月,全球塔机龙头中联重科首次示范了5G塔机远程智控系统,完成了首次吊装。

可见,无人驾驶所需的人工智能、5G、北斗高精定位等技术,早已进入工程机械企业的武器库。

需求侧的变化以外,供给侧主要体现在人工智能、5G、工业互联网等技术在生产领域的应用,这将显著提升生产效率,节约成本,进而提升竞争力。

9月,三一桩机北京工厂入选了世界经济论坛新一期全球制造业领域“灯塔工厂”名单,成为全球重工行业首家获认证的“灯塔工厂”。在此前的4月,中联重科启动了“面向未来·引领30年”管理咨询项目,携手埃森哲,致力于打造“灯塔工厂”和高端装备智能制造样本。徐工机械则拥有19个江苏示范智能车间、2个江苏省智能工厂,是行业唯一系统性达到智能制造能力成熟度四级的企业。

02

新能源

“双碳”目标驱动A股新能源车板块一路北上,不仅造就了“宁王”,还催生了更多千亿市值公司。

工程机械企业在新能源领域的布局也已持续多日,电动化早已成为各大企业的发展战略,以叉车为代表的工业车辆甚至已经实现电动化占比的反超。

截至2021H1,三一重工累计推出26款电动化产品,其电动搅拌车、自卸车、牵引车等产品已在20多个城市推广试用。三一集团第一座智能换电站也于11月正式亮相,不到5分钟可自动完成换电任务。中联重科则曾在半年报披露,已开展近30款新能源产品研发,其中16款产品已完成下线。柳工电动装载机、混凝土设备也于7月实现批量交付。

在氢能源领域,安徽合力携手捷氢科技发布了国内首款4-5吨氢燃料电池叉车。康明斯(中国)也在上海临港落地了氢能中国总部。

03

国际化

我国工程机械企业的竞争力已经不仅仅表现在规模大,在实力的角度也明显变强。2021年,我国工程机械企业确实有不少“秀肌肉”的操作。

10月,全球塔机龙头中联重科举行了全球最大回转塔机下线仪式;11月,混凝土泵车成为继塔机、履带起重机之后,第三个获得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的中联重科产品。柳工集团旗下的挖掘机公司、农机公司和奥兰空调则新入选了国家级专精特新企业。

起重机是三大巨头秀肌肉的重要场所。3月,中联重科刷新了中国出口海外最大吨位起重机记录;三一重工则刷新全球最大吨位起重机记录;徐工自主研发的全地面起重机XCA130_E,则获得了本土企业首张超限车辆欧盟WVTA证书。

有了产品力的支撑,三一重工前11月挖掘机海外销量突破2万台,在英国、加拿大、意大利等欧美发达国家销量的平均增速超过500%。徐工轮式起重机前7月出口量同比增长51%,对欧美澳高端市场出口则同比大增150%以上。柳工前三季度海外整体销量也同比增长70%,欧洲地区整体销量甚至达到120%的同比增速。

除此之外,本土企业在盾构机领域也有不小突破。中铁装备出口欧洲超大直径(12.2米)土压平衡盾构机顺利通过在线验收;中交天和自主研发、中国首台出口海外超大直径盾构机则在10月完成孟加拉项目,打破了发达国家对海外超大直径盾构市场的垄断。

寻求下一个增长点

有很多人认为,周期性给企业带来的是短暂式的下坡路,企业在强周期拿到的资源是正常企业的多倍,那么弱周期带来的或许是行业的平缓期,能够给这些工程机械企业做技术更新或者技术提升的空间。

也有投资者认为,周期性行业投资风险过大,一旦企业或者行业进入弱周期,那么企业的价值就会不断贬低,虽然未来会有增长的可能,但是在弱周期中败亡则会成为投资者最大的风险,因此二级市场对周期性行业的态度非常谨慎。

在行业弱周期来临之际,有了解行业的人认为未来行业会面临从存量市场寻求增长、工程机械行业数字化、智能化、绿色节能化的转型发展以及数字化后客户对产品的新需求三个趋势。

从上文数据可查,工程机械面临问题是在国内发展疲软,但出口需求增长,所以在国内行业进入弱周期是或许可以从出口方面深耕发展以弥补国内市场的空缺。

另外,工程机械行业环保、限超政策趋严,临近标准执行日,有望缩短工程机械的更新周期,成为行业需求增长的新出路。

新趋势是未来增长的方向之一,现阶段三一重工不仅面临弱周期的影响,上层管理人员的更迭也会在市场中引发讨论,不过在这些方面而言,探究的不过是企业未来发展与将面临的风险问题。

上层管理人员属于企业在特定时期的决定,并且三一重工新高层属于企业内部认可后更迭,并没有太大的争议,反而对增长问题看重,据相关数据显示,三一重工毛利率较高,从2010年的30.34%增加到2019年的38.6%,提高了8.3%,2017年曾达到40.6%的高位,相比传统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毛利率相对较低,2019年分别为29.8%和24.3%。

高毛利率成为三一重工实现盈利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是企业在面临弱周期能够坦然面对的重要手段,相比这些重工大企业而言,弱周期不一定是风险,也可能是在风口之前的沉淀,为的是在下一个风口期间做出远超之前的成绩。

总的来说,工程机械进入弱周期阶段,虽然有投资者不看好,但是对企业而言风险与机遇从来并存,或许难面在下坡路上出现销量困境,但是未来新生仍旧是高峰期。

那处于弱周期的机械设备还有没有机会?

“经过上一轮周期的洗礼,工程机械行业更加成熟,适应能力更强。全行业有一个统一认识,就是规模总量是相对稳定的,不可能出现剧烈变化,所以在扩大市场上,行业企业有所为有所不为,确保了行业没有出现断崖式下降,总体还是历史最高水平。”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吕莹分析。

国内外利好缓解下行弱势

“建筑起重机械作为工程机械后周期产品,未来两年持续设备更新高峰期,有望接力挖掘机,拉长工程机械景气周期。”喻乐康说。

“各地基建项目纷纷上马,同时还有“两新一重”,以川藏铁路为代表的重点项目的陆续开工,这对混凝土机械行业能够形成巨大的拉动效应,我认为对2022年的市场发展是值得期待的,2022年相比2021年一定有相对不错的增长幅度。”符忠轩说。

与上次下行周期相比,可以明显看出,我国工程机械市场更为成熟,下游市场需求稳定、海外拓展持续推广也将平滑工程机械市场周期性波动。

2021年12月,财政部向各地下发2022年新增专项债额度1.46万亿元,提前2021年约3个月。专项债将重点聚焦于交通基础设施、保证性安居工程、城市翻新和改造、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重要项目。中央高层和各部委多次表示,适度超前开展基础设施投资,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102项重大工程项目,按照“资金跟着项目走”的要求,尽快将2021年四季度发行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落实到具体项目,抓紧发行已下达额度,力争在一季度形成更多实物工作量。

作为中国铁路建设的头号工程,川藏铁路全线开工建设。近百台中联重科混凝土设备齐施工,集装箱式搅拌站陆续安装投产,针对川藏隧道施工环境定制开发的隧道专用混凝土泵顺利下线,即将交付客户;铁建重工超级隧道装备订单纷至沓来,开足马力高效生产;柳工、临工纯电动装载机正在经历高原极限工况严苛考验,为新能源工程机械拓展增长空间。

而随着国内大型工程建设开工,各种复杂高难度工况对于大型起重吊装设备,以及施工能力更强、钻孔直径更大的旋挖钻机,全回转全套管钻机,提出了更大的考验和需求。中联重科、徐工建机起重力矩万吨米塔机,徐工、山河智能输出扭矩1200kN.m以上大型旋挖钻机即将登场迎接挑战。

关键词: 工程机械 三一重工 中联重科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