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财经 >
  • 华泰永创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流动性不足 去年关联交易猛增至1.79亿

    2021-09-27 10:26:17 来源: 长江商报

仓促上阵IPO,华泰永创(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泰永创)的IPO之路或许不会很顺利。

华泰永创原本不是本次上市的主体,而是北京华泰环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环能”)。引入了外部投资者,设立了上市对赌协议,但北京环能不能作为上市主体。无奈之下,华泰永创接棒。

华泰永创是一家以焦化技术和耐火材料的研发及推广应用输出为主的集成服务商,三年,经营业绩实现了高速发展,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2年增长了2倍多。不过,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同比持续下降,与净利润严重背离。

经营现金流与净利润背离,与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直接相关。截至2020年底,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3.7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6.15%。公司2名客户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应收账款居高、经营现金流净额不断下降,引发的后果是华泰永创资产负债率偏高。截至2020年底,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70%。

身处资金密集型行业,华泰永创流动明显不足。本次IPO,公司拟募资3.45亿元,其中90%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无奈变阵的IPO

华泰永创的本次IPO,并非股东的原始想法,而是无奈之下的选择。

华泰永创前身是北京华泰焦化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泰有限”),成立于2011年4月8日,其被决定上市,始于四年前的一次调整。

根据招股书,2015年,私募投资基金北京清新诚和创业投资中心(简称“清新诚和”)拟入股华泰有限,并提出与华泰有限原股东共同设立控股企业,并将华泰有限及其关联公司纳入控股公司体系。控股公司未来逐步发展为控股集团,旗下开展多元业务,将来以该控股集团作为上市主体筹划境内上市。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5年12月,北京环能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共有6名股东,即徐列、董兴宏、濮耐股份、秦冶重、清新诚和、韩冬,清新诚和持股比为15.29%。

2016年4月,北京环能第一次增资,各原股东及易云健行、其他相关方签署《投资协议》,一致确认将北京环能作为将来的上市主体,并增加注册资本,第一次增资由徐列、董兴宏、濮耐股份、秦冶重工和韩冬认缴,注册资本增加至6507.23万元。

当年12月,北京环能第二次增资,本次新增注册资本1156.50万元。其中,原股东清新诚和认缴出资1105.42万元,新股东易云健行认缴出资51.08万元。

不过,截至第二次增资的工商变更登记完成之日,清新诚和、易云健行实缴了全部认缴出资,而第一次增资的认缴方均未实缴出资。

清新诚和与易云健行作为投资方,与华泰有限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约定北京环能于本次投资完成之日起60个月实现境内上市的安排,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管理层股东用现金回购部分或者投资方持有的股份。

然而,这一对赌协议很难履行。到2017年,不仅股东认购出资部分未实缴,而且北京环能自设立以来,尚未取得业务资质和专利,业务无实质开展,以控股集团发展多元化业务的设想短期内也较难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2017年最为上市申报的首年已经不现实。为此,股东对上市构想进行了调整。那就是,华泰有限上位,作为上市主体。

于是,北京环能的原股东将所持北京环能出资全部转让给清新诚和及易云健行,清新诚和及易云健行以所持有的北京环能的股权作价增资华泰有限,成为华泰有限股东,北京环能成为华泰有限的子公司。

2018年,华泰有限变更为华泰永创。随后,华泰永创又密集增资扩股,通过设立员工持股台,通过股权激励方式员工参与持股。2020年,建龙集团出资5800万参与增资扩股,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于是,上市对赌约定的5年时间即将过去,华泰永创也正式踏上了IPO之路。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流动不足

被资本推动着IPO的华泰永创,上市的唯一底气,是高速增长的经营业绩。

数据显示,2017年,华泰永创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92亿元、净利润为457.08万元、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280.06万元。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4亿元、5.43亿元、10.32亿元,净利润为1957.04万元、4226.48万元、6906.98万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44.89万元、3827.60万元、5445.36万元,期间,三项业绩指标分别增长了约113.22%、252.93%、231.05%。

从这些数据看,尽管华泰永创的经营业绩数据并不高,但表现为高速增长,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只不过,经营现金流暴露了业绩高速增长的短板。

2017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0.30亿元,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0.19亿元、0.05亿元、-0.54亿元,逐年下滑,2020年更是出现负增长。由此可见,经营现金流与净利润严重背离。

出现这一现象,是华泰永创的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各年末,华泰永创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92亿元、3.08亿元、3.73亿元(含合同资产中列示的质保金),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21%、56.77%、36.15%,账龄在1年以内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分别为62.81%、56.01%、85.37%。

应收账款的账龄在1年以内的占比最高未达到90%,表明公司应收账款回款不力,未来存在坏账的风险较高。

华泰永创称,公司主要客户资信状况良好,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账龄结构整体良好,如果公司应收账款管理不佳或者客户信用发生变化,公司应收账款发生坏账的风险将会增加。

实际上,公司客户的信用状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客户山东铁雄冶金为其控股股东中融新大集团的银行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因相关银行借款到期未偿还其未履行连带担保责任而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山东铁雄新沙能源因与其控股股东中融新大集团相关案件被限制高消费。截至2020年末,山东铁雄冶金、山东铁雄新沙能源应付公司账款余额分别为7156.16万元、153.93万元。

客户山西金岩能源也因卷入融资租赁纠纷被限制高消费。

公司称,前述客户与其签署的相关合同正在正常履行中,应付公司款项未出现严重逾期情形。

应收账款居高已经导致华泰永创出现流动不足问题。截至2020年底,公司账面货资金0.44亿元,短期债务0.47亿元,偿债压力已显。而这,是在公司接连增资扩股情况下的财务状况。

去年关联交易猛增至1.79亿

华泰永创的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与关联交易也有一定关系。

华泰永创关联方众多,关联交易日趋频繁。2020年,公司的关联交易金额约为1.79亿元,而2018年、2019年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2666.81万元、4823.39万元。

巨额关联交易,主要发生在与股东的交易上。创始人股东濮耐股份、秦冶重工分别为列公司第四、五大股东,持股比例均为11.44%。

濮耐股份是耐火材料研发、生产及耐火工程整体承包的供应商,属于华泰永创的上游供应商,可向华泰永创提供浇注料等耐火材料。秦冶重工作为焦化行业部分专用设备的主要供应商,为华泰永创在干熄焦EPC等项目的执行过程中提供对位装置、装入装置、电机车、专用阀门、焦罐、运焦车等设备。

2018年至2020年,华泰永创向秦冶重工采购的金额分别为2053.51万元、2142.25万元、1064.66万元,向濮耐股份采购的金额分别为43.41万元、36.43万元、63.80万元。

2020年,关联交易急剧增长,主要是与新进股东建龙集团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当年,华泰永创与建龙集团旗下的建龙西林钢铁仅EPC项目的关联交易金额就约为1.29亿元。

招股书披露,2020年华泰永创向建龙集团相关公司的销售业务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3.66%。

华泰永创称,公司EPC等项目遍及国内各个省市,除建龙集团相关公司外,公司与河北旭阳焦化、山西焦化、河南金马能源等国内知名焦化企业及境外越南和发能源均有长期业务往来,因此,不存在公司主要依靠建龙集团的工程项目业务支持而发展壮大,从而影响公司独立的情形。

针对频繁关联交易,华泰永创在招股书称,具有必要、合理,且交易价格公允。

只是,高速增长的经营业绩背后,巨额关联交易,在奔着上市目的而去的背景下,交易价格的公允是否真实,仍受怀疑。

本次IPO,华泰永创拟募资3.45亿元,其中,3.10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占拟募资总额的90%。

华泰永创称,公司以总承包业务为主,总承包企业的资金实力也成为业主选择承包方的重要参考条件之一。截至2020年9月,公司已签订的新增合同超过16亿元,但因公司资金实力较为有限,出于资金实力和控制风险的考虑,公司不得不有选择地承揽一些垫资要求较低的工程总承包项目,流动资金不足将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公司的项目承揽特别是大型项目承揽能力,进而影响公司发展速度。

几年,通过增资扩股,华泰永创频频融资输血,流动仍然不足。拟将本次IPO九成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可以解决暂时资金不足,但长期仍然依赖自身造血能力,靠募资补血不可持续。(记者 明鸿泽)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